您当前的位置:t7t8网 >  励志 >  励志小说 >他让我内心荡漾幼稚园扛把子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他让我内心荡漾幼稚园扛把子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更新时间:2022-08-06 23:17:21 点击: 来源:yutu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他让我内心荡漾》讲述的许晚柠关行知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他让我内心荡漾》简介:...

刚下班,我爸就打电话来:「闺女,你二姑介绍个对象给你,晚上出去跟人家吃个饭哈~」

工作一天躺在沙发葛优躺的我:「不吃。」

我爸老奸巨猾:「长得很像关行知哎!」

我装作不屑地问:「几分像?」

我爸笃定道:「说是有七八分像。」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中跳出来,以光速换好衣服化好妆:「在哪吃饭?!」

关行知是我高中时期暗恋过的男生。

我的白月光。

他长得很帅,学习成绩也好,联考是北市的状元。

当年我在宁城一中也算是个校霸级的人物了,江湖人称「柠哥」。

人家是根正苗红的好学生,我是混世学渣二世祖。

跟他搭个讪。

我自己都觉得像个女流氓在调戏良家少男。

我也知道不适合。

可我就是喜欢他。

高三那年我下定决心,毕业之前必须将他拿下

当然。

愿望是美好的。

过程是血腥的。

结局是惨烈的。

要不关行知也不会成了我的白月光了。

相亲地点在一家老牌法式餐厅。

因为疫情的原因,这几天人人出行都得戴口罩。

我环视一周,看到靠窗的位置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穿衬衫的男人坐姿笔挺,看得出身量很高,他看向窗外,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可我仍看得出这侧脸的轮廓与关行知如出一辙。

哇哦

捡到宝了。

我兴奋地快步走过去,对方闻声从窗外转回视线,看向我。

四目交接的时候我心跳好快。

这是怎样一双摄心心魄的桃花眼啊

深邃的双眼皮,冷淡又戏谑的眼神,就连眼尾的一点泪痣也长在相同的位置。

太像了!

像到我都有点害怕。

怕他摘了口罩,结果是个龅牙。

我都想好了,万一他真是个龅牙,我就把口罩纹在他脸上

隔着口罩,男人的嗓音低沉浑厚:「许小姐。」

我:「」

这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是

男人终于将口罩摘下来,露出一张近乎完美的面孔,将西方的深邃与东方柔和长相的绝妙融合除了关行知,再无二人。

这一刻。

我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

你丫不是像关行知,你丫就是关行知?!!

人活着,还能遇上这种好事呢!

我还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你了

我人傻了。

乐傻了。

内心撒著欢地狂奔像条傻狗。

但经历过那件事情之后,我现在没脸面对他,只能拚命地把飞扬的嘴角抿起来,努力掩饰内心的激动,淡淡地说:「啊,是你。」

关行知绅士地起身,替我拉开座椅,我僵硬地坐下来。

他重新在我对面坐下,慢条斯理地问我:「听说你到处物色长得像我的男人。」

我:「」

妈的。

好尴尬啊。

就像穿着高仿走进正品店被柜姐一眼看穿般无所遁形。

关行知拿起手边的玻璃杯喝水,钻石袖扣有点晃眼,「想我,为何不直接来找我?」

您这问题问的。

为啥有人买高仿啊?

是因为不喜欢正品吗?

我尬笑着,装出一副谦卑又温顺的样子:「呵呵关总如今是什么身份?我等三流之辈岂敢高攀?」

他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来,「几年不见,柠哥生分了。」

生分?

我昨晚还梦到跟你酱酱酿酿亲热了一夜。

而且柠哥?

这称呼自从高中毕业,八百年都没听过了。

乍一听,几乎一个激灵。

我正色道:「您知道的,我这人偏好您这款的长相,如果一些行为冒犯了关总,以后我换个口味喜欢?」

也不知道说的哪句话不对,关行知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清冷的目光射向我,「许晚柠。」

我耐著脾气,「关总,您说。」

关行知:「听说你父亲最近遇上了一点困难。」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整个财经版都报道着呢,《一个民族品牌的灭亡》,再这么下去我爸真要成老赖了。

我赔著笑:「这几年江河日下,什么都习惯了。」

关行知一字一顿,仿佛在提醒我什么:「我可以,帮你。」

记忆的板块开始松动,颤抖。

关行知继续语气恶劣地说:「但前提是你得是我的人。」

喀嚓。

碎裂,重叠。

一字不差。

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五年前的一幕惊人的相似。

那时候的关行知软硬不吃,逼急了我,碰巧他们家生意遇上危机,而我爸也有意以超过市值三倍的价格收购关家

我就落井下石嘴贱了几句。

我还记得我对关行知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写一道数学题,听到我说:「你得是我的人」,少年握笔的指节都微微泛白了。

正如五年后,此刻捏住咖啡勺的我,关节处也微微泛白一样。

不同的是,少年是气的。

而我,是太他妈开心了!

小关呐小关。

你怎么会觉得,嫁给你是一种惩罚呢?

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哇!

来啊来啊快来惩罚我啊

唉。

许晚柠,你能不能要点脸?

都什么情况了还想在屁吃

你都不知道关行知的目的是什么落井下石?出口恶气?君子报仇五年不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往火坑里跳,贱不贱啊你

也许是我安静了太久,令关行知觉得我是在害怕吧,他的语气又和缓了一些,「很生气?」

怎么会?

我高兴着呢!

可又不能表现出来,要不你达不到预期,又得不高兴了。

我没说话,以不变应万变,一直沉默著。

这样无声无息的面对面对坐着,我忍得好辛苦。

真想问他这几年过得好不好,谈没谈女朋友,还是不是处男什么的

可想想自己已经没这个资格了,只好继续装雕像。

关行知让侍应生上菜,是真的菜,就是一盆绿油油的草。

我严重怀疑他在暗示我什么。

关行知问我:「记得你是无肉不欢?」

我:「」

所以你给我一盆草,几个意思?

报复?

幼稚。

好在这几年为了瘦身,我晚餐都只吃沙拉,歪打正著。

我摘下口罩用餐。

用银叉戳沙拉的时候,发现关行知在看我的脸,他语气有些凉意:「瘦了这么多,生活很苦?」

屁嘞。

吃喝玩乐二世祖。

偶尔蹦迪跳跳舞。

众生皆苦我都不苦。

不过为了哄关爷高兴,只能挤给他一个三分凄苦、五分倔强、七分硬撑的笑容,来满足他的报复心态,「不劳关总费心,这些年我过得很好。」

移动端网站原文地址:https://m.t7t8.net/lizhixiaoshuo/227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