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t7t8网 >  励志 >  励志文章 >勿忘风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宁琪陆昂芝芝勿忘风凉最新章节列表宁琪陆昂芝芝

勿忘风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宁琪陆昂芝芝勿忘风凉最新章节列表宁琪陆昂芝芝

更新时间:2022-11-24 13:08:01 点击: 来源:yutu

陆昂没有追出来,我失魂落魄地开车回了家。

打包了我所有的行李,带着我的狗离开了这间我们住了七年的家。

说来可笑,即便是和他一起七年,这间屋子里属于我的东西只不过几个大箱子就可以解决掉。

我要去找徐漾,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厌恶城市,跑到草原去潇洒了好几年。

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草原上放羊。

「徐漾,我开车去投奔你吧,一直都说,我想看看草原。」

「你怎么了宁琪?」

「没事,徐漾,我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了。」

一路飞驰,徐漾在服务站接我的时候,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宁琪,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我老老实实地交代:「徐漾,我可能要死了。「

徐漾瞪大了眼睛:「你别开玩笑,不吉利。」

随后我紧紧地抱着她:「骨癌,晚期,没多久活头了。」

徐漾疯了一样地把我往车上推:「我他妈开车送你去医院治疗。」

我摇摇头:「阿漾,我累了,我想看看草原,看看你的羊,我折腾不起了,我想漂漂亮亮没有遗憾地离开。」

我将车留在了服务区,坐上了徐漾的皮卡。

我抱着元宝靠在后座歇息。

陆昂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将手机卡拿出来,扔到了窗外。

徐漾:「陆昂,知道吗?」

「他不配知道。」

「那你妈妈和哥哥呢?」

「或许很久之前,他们就只是别人的妈妈和哥哥了吧。」

车停在她的蒙古包前,恰好到了黎明的时候,太阳从不远处渐渐升起,微弱的光亮划破黑暗。

元宝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广袤无垠的草原,它发了疯似的奔跑、跳跃,吐着舌头,浑身散发着喜悦。

我想,如果我死之后,小狗留在草原也很好,这里能让它无忧无虑地奔跑。

徐漾点了一支烟,烟圈随着风被吹散,她的眼睛好像有些红。

最终她还是将烟掐灭然后踩在脚底下,使劲踩了好几脚:「靠,靠,靠!宁琪,你是不是傻?」

我有些无言,但她还是拉着我进了蒙古包,然后背对着我哽咽:

「宁琪,陆昂那个孙子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这就是他照顾的结果吗?」

我小心翼翼地拉着她的袖子:「阿漾,我们不提他好不好?」

5

和徐漾躺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手一直紧紧地攥着我的手。

她的手掌变得有些粗粝,摩挲着我的手心给我最安心的感觉。

我靠在她的肩头:「阿漾,我是不是很软弱,我选择躲起来,我不想看见他们了。」

「不是的,宁琪,你永远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你没办法用抗争来扭转你妈妈和哥哥的偏心,还不如逃走。」

疼痛再次席卷全身,我脸色发白,从包里拿出止疼药。

元宝趴在一旁,小声地呜咽。

徐漾喂我药的时候,手掌都在颤抖。

我强扯起一个笑意:「阿漾,我还有件事情,要你帮忙。

勿忘风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宁琪陆昂芝芝)勿忘风凉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宁琪陆昂芝芝)

「阿漾,我妈一直都说,我花了顾叔叔很多钱,从小到大上学的钱,还有大学和读研的生活费,这些年我攒了不少钱,这五十万,你帮我打给他们的账户。」

「阿漾,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临死前偏偏还要麻烦你一场,我实在过意不去,那张卡里还有十五万,就当是我留给你最后的礼物吧,好不好?」

徐漾看着我重重地叹了口气:「宁琪,这些钱,你还不如留着好好治病。」

我摇摇头:「阿漾,我没有时间了。」

她不再多说话,只是背对着我不停地擦眼泪,我从身后拥着她:「阿漾,对不起啊,真的难为你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觉得不吉利,我可以自己死远一点的。」

「宁琪,你混蛋,我也有钱,我有很多羊群,还有牛群,我可以为你掏医药费,我们好好治病,好不好?」

我红着眼睛揉着她的头发:「阿漾,你知道吗,我现在连直立地站着对我来说都是痛苦,我想漂漂亮亮地死去,我不想化疗,不想掉头发,更不想死在那个有他们的城市。」

6

徐漾不再逼我去看医生。

那天她握着我的体检单,在草原上坐了很久。

我坐在蒙古包里的时候,都能听见她放肆地大哭。

她替我将卡里的钱打到了顾叔叔的卡上。

我妈难得给她打来电话:「宁琪那孩子是不是还在闹别扭?她去找你了是吧?那阿姨就放心了,你跟她讲一声,钱我们收到了,正好可以用来给芝芝看病。」

徐漾忍不住嘲讽:「阿姨,要是宁琪快死了,你会像守着段芝芝一样守着宁琪吗?」

我妈的声音激烈并伴随着尖锐:「徐漾,你告诉宁琪,让她不要和芝芝斤斤计较。」

徐漾忍不住戗声:「阿姨,宁琪的一颗肾,不够这些年还你们的养育之恩吗?」

我妈顿了顿,没有回话,她挂掉了电话。

我知道的,我太了解她,面对段芝芝的时候她才是一个真正的母亲,慈爱疼惜;面对我的时候,除了逼迫我早些懂事,不要和妹妹斤斤计较,她对我从来没有什么别的话。

就连我考上名校的时候,她都是淡漠地看了一眼通知书,再没有别的表现。

只是因为段芝芝的成绩连三本都上不了。

她怕我刺激到段芝芝。

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徐漾开着车带我到处闲逛,草原上青草离离,车停下,我们都在皮卡的后面,元宝在周围肆意奔跑,我靠在徐漾的怀里:「阿漾,我死后,把我的骨灰撒在这里吧,来年这一片草原,一定会更加茂密。」

徐漾没有答话,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塞进我嘴里:「好了,我们不说那些好不好?」

徐漾还是哭了:「我问过医生,如果患者的求生欲望并不强烈,病情发展就会很快……你半年前还捐过肾……你是这几个月才生病的对不对?」

我拍了拍她:「阿漾,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徐漾紧紧地抱着我,我突然又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阿漾,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爸爸病逝,很多人都欺负我,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只有你站出来维护我,护着我。」

徐漾不说话只是哽咽,她的泪滴在我的额头,我还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以前你护着我,我死之前还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阿漾,我的重疾险的受益人也填了你的名字,你总要好好生活的。」

徐漾崩溃:「宁琪,你连死后的事情都想到了吗?」

我替她擦掉眼泪:「傻瓜,你不是最爱这片草原吗?以后你来这里就一定能看到我,还有我的小狗,元宝是个很乖很乖的小狗,就是爱挑食,不爱吃狗粮,只爱吃我做的狗饭,这几天我好好教给你,元宝跟着你我放心的,在这里它也会过得很开心。」

我看着不远处元宝吐着舌头对我笑,真好,以后就在这里吧,乖孩子。

徐漾紧紧地抱着我,恳切地求我:「宁琪,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们去治病吧,我不要你的钱,我带你去治病,好不好?你不在我要那些钱有什么用,你不在我没办法一个人照顾好你的小狗。」

7

一个将死之人,何必将金钱浪费在自己身上呢?

我看着徐漾,郑重地说:「阿漾,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我想最后的这段日子让我体面一些好吗?」

我的鼻腔开始流血,她着急忙慌地为我止血,然后突然站起来:「为什么不是坏人去死啊!」

她开车带我回到蒙古包,月明星稀,羊群的小羊都开始小憩。

我打开手机。

看到了陆昂的短信,他知道我的备用手机号。

那些短信如同神经错乱,一会儿要和我分手,一会儿又要求我不要离开。

不用想,我都知道那都是段芝芝的手笔。

直到一串熟悉的号码突然映入眼帘,我还是接了起来。

是哥哥。

他语气别扭,却还是开口:「宁琪,芝芝是真的喜欢陆昂,你可不可以……」

我没等他说完话就立即答应:「哥,我答应了,我没有纠缠陆昂,如果段芝芝有本事,陆昂会是她的。」

哥哥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身体的疼痛让我有气无力,我小声地笑了:「哥哥,你还记得吗,爸爸还在的时候,你总是背着我到处乱跑,哥哥,我把钱都给顾叔叔了,他能不能把我的妈妈和哥哥还给我?」

哥哥声音突然一惊:「琪琪,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突然释怀了,我小声地说:「宁逸,我把钱和肾还有男朋友都给段家了,应该两清了吧,妈妈不会再说我是不懂感恩的人了吧?哥哥,你还会生气我不心疼妹妹吗?这一切都是她的了。」

「宁琪,你在哪?」

移动端网站原文地址:https://m.t7t8.net/lizhiwenzhang/385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