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t7t8网 >  励志 >  励志文章 >鬼怪奇谈林暮鬼怪奇谈林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鬼怪奇谈林暮鬼怪奇谈林暮最新章节列表鬼怪奇谈林暮

鬼怪奇谈林暮鬼怪奇谈林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鬼怪奇谈林暮鬼怪奇谈林暮最新章节列表鬼怪奇谈林暮

更新时间:2022-11-24 12:25:08 点击: 来源:yutu

  傅朝阳看见林暮和林暮,赶紧抱着盆子站起来,嘴里还塞着爆米花,笑着回来。

  等走到跟前,林暮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傅朝阳擦了下嘴角,咽下嘴里的东西,开心到不行:“我休息两天,今天天不亮就蹭车过来,所以到得就早。我来见你们不在家,就在附近转了转,刚好碰见蹦爆米花的,就问你们房东借了个盆子。”

  说着把一盆爆米花塞给林暮,笑嘻嘻地看着林暮:“大哥,我休息也没地方去,想着你这里有地方就来住一晚,顺便在市里买点东西,你会收留我吧。”

  林暮好笑地抱着盆子,喊着傅朝阳进门:“这你就不懂事了,这事你要问我,我肯定让你住的。”

  傅朝阳开心地去挽着林暮的胳膊:“还是嫂子最好。”

  跟着林暮进屋,就开始念叨:“我妈和我姐走了,我本来说过来送送她们,结果没有休息日,我就想好好骂骂我姐。”

  说完等林暮进屋关上了房门,才神神秘秘地说着:“大哥,我在单位听说张忠义自杀了,你知道吗?”

  林暮微微一愣:“没有。”

  陆长风昨天过来也没说,显然也是不知道的。

  傅朝阳顿时来了精神,感觉能给大哥提供一点八卦,也是一种荣幸:“前天晚上上吊死了,听说舌头都伸这么长呢。”说完还比画了一下。

  林暮都觉得惊讶:“为什么会自杀,他把傅陆明供出来是主谋,他也不至于判死刑吧?”

  傅朝阳赶紧给林暮科普:“可不是这样算的,破坏军事公路,这可不是一般的刑事案子,走的可是军事法庭。他是死是活这会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家人啊,会影响好几辈子人,还有他的靠山,可是胡家。”

  接着掰着手指给是林暮讲胡家人脉关系网,说完还有些庆幸:“也多亏傅陆明不是亲的,要不我们还要受牵连呢,就这样,我们也会接受调查,毕竟傅陆明现在还是我们家的人。”

  又豪气万丈地把傅陆明八代祖宗骂了个遍。

  林暮都没想过会有这么多牵扯:“那怎么办?会影响你们的前途吗?”

  傅朝阳摆手:“那倒不至于,不过这样就会提早让所有人知道,林暮才是我大哥,我估计我爷爷肯定会来。”

  说着皱眉头:“我爷爷脾气不好,要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你别搭理他。”

  林暮笑了:“你爷爷还没来,你就说他不好,回头让他知道肯定第一个收拾你。”

  傅朝阳哈哈笑着,又喊林暮吃爆米花:“吃啊,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林暮坐在傅朝阳对面,吃着爆米花听她说傅家的亲戚,还有胡家的事情。

  林暮都担心傅朝阳说这么多废话会渴死,去倒了两杯水过来放两人跟前。

  傅朝阳乐呵呵地看着林暮:“大哥,你不用担心,爷爷和爸肯定会在京市开始查二哥当年牺牲的真相,你别看爸笑眯眯的说话办事都很温和,老好人一个。其实爸爸厉害着呢,那才是标准的笑面虎。”

  林暮好笑地看着傅朝阳,有这么评价自己亲爹的吗?

  林暮就是觉得傅朝阳废话太多:“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傅朝阳蹭得就站了起来:“哪儿能让你去啊,我去买,我和嫂子去买,我付钱。”

  林暮看了眼林暮:“不行,她还病着呢。”

  傅朝阳狐疑地看了林暮几眼,不像生病的样子呀?想了想:“那我自己去就行,我去买条鱼。”

  林暮也不好意思真让傅朝阳去,起身跟着她一起:“走吧,我们边走边聊,让你大哥休息一会儿,他刚走了不少路。”

  傅朝阳偷笑地跟着林暮出门,挽着林暮的胳膊小声说:“你和我大哥感情真好,我在单位可听说了不少,感觉这里人真会造谣。”

  林暮挑眉:“听说了什么?”

  傅朝阳自然不能把听到的那些不好的话说出来:“也没什么,反正我看你和我大哥感情挺好就行了,听说这个季节,有黄河鲤鱼卖,咱们去看看。”

  林暮笑起来,知道傅朝阳是个聪明的姑娘,不会听风是雨,但也不会乱传闲话,又想到陆长风:“你知道陆长风离过婚吗?”

  傅朝阳愣了一下,眼神暗了暗又亮起来:“离婚了啊?”

  林暮点头:“你大哥说的,肯定错不了,你以前是不是就认识陆长风。”

  傅朝阳没吱声,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问:“那陆长风为什么离婚?”

  林暮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毕竟你大哥不像咱们这么喜欢打听,回头我再想办法问问,不过听他们说,陆长风这次换防要去前线。”

  傅朝阳倒是没觉得意外:“每年都会调防,现在前方形势紧张,肯定会换过去大批人。”

  林暮见傅朝阳一点都不发愁,提醒了句:“那样你就看不见他了啊?而且这一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傅朝阳心态挺好:“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和他没关系,走吧走吧,一会儿鱼都没了。”

  只要不提陆长风,傅朝阳又开始叽叽喳喳。

  菜市场门口,两个穿着黄绿色外套的年轻男人,流里流气地抓着个卖鞋垫的大娘,要收摊位费,一天一块。

  大娘吓得脸都白了,一天鞋垫都卖不了一块,抱着包袱一直哆嗦着说好话。

  傅朝阳撸着袖子二话不说就要去打抱不平。

  被林暮紧紧抓着,她都没把握能打过这两个地痞。

  傅朝阳就挺气愤:“你看那两个黄皮狗,就是以前带头的那帮人,现在摇身一变又开始欺负人,我去揍他们一顿,什么东西就欺负人家卖鞋垫的大娘。”

  林暮拽着她:“你不怕吃亏啊。”

  傅朝阳瞪眼:“怕什么,我要是怕丫的,我就是他孙子!”

  说完表情僵住,有些傻眼的看着林暮身后。

  林暮有些纳闷的回头,瞬间明白了傅朝阳的石化。

  陆长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不远处,手里拎着一条大鲤鱼。

移动端网站原文地址:https://m.t7t8.net/lizhiwenzhang/385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