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t7t8网 >  励志 >  励志文章 >鬼怪奇谈林暮小说无删减鬼怪奇谈林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鬼怪奇谈林暮鬼怪奇谈林暮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鬼怪奇谈林暮

鬼怪奇谈林暮小说无删减鬼怪奇谈林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鬼怪奇谈林暮鬼怪奇谈林暮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鬼怪奇谈林暮

更新时间:2022-11-24 12:04:01 点击: 来源:yutu

林暮过去推了林暮一把,拉着钟文清的手哭起来,那眼泪比点了眼药水下得还快:“你真是他亲妈吗?我就说我婆婆怎么对他不好呢,七八岁的时候没饭吃,嫌弃他吃饭多,就扔山里喂狼,多亏他命大又跑了回来。”

“十一二岁时,嫌弃家里多个吃饭的,骗他去山里捡羊粪,又把他推下山崖,是好心人救了才捡了一条命,好不容易当兵出去,结果那家人就把他当挣钱的工具,要吸干他身上的每一滴血。”

说着起身过去拉着林暮的袖子,拽出里面的绒衣:“你看看,他都过得什么日子,我这个当媳妇的都看不下去,都要心疼死了,却没有立场说话呜呜呜……”

哭得情真意切,让钟文清又跟着哭起来,边哭边过去也拽着林暮的手,看着他的袖口,又看见他掌心的老茧还有伤疤。

她对傅陆明,从没有一天怠慢过,为什么朱桂花要虐待她的儿子。

眼泪大滴大滴落下,突然扭头看着傅北倾:“去给你爸打电话,让他赶紧来,让傅陆明滚蛋……”

傅北倾愣了一下,林暮对她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而傅陆明却是疼了她二十多年的大哥,真要把傅陆明赶出家门,她做不到。

钟文清这会儿脑子全是她的儿子被虐待的画面,根本顾不上考虑养育傅陆明的感情:“快去,我好好的儿子,为什么要被朱桂花虐待!你去,让他走!”

林暮揉着眼睛,把眼睛揉得通红,她算是看出来了,钟文清精神有点问题,所以她和正常人的脑回路不一样。

继续哭着:“真是没想到,怎么会是这样啊,世上怎么有这么狠心的人啊,虽然我没当过妈,可是我想到以后我的孩子,被人那么虐待,我就不想活了,呜呜呜…”

林暮脸上出现一丝冰裂,是实在没想到林暮竟然哭得这么卖力和投入。

原本挺感动的宋修言,这会儿也是看着林暮表演,还要使劲憋着笑。

钟文清被林暮哭得头皮发麻,怒火蹭蹭往上升,咬着后槽牙:“我要见朱桂花!”

林暮哽咽:“你真要去?我怕你去了控制不住自己情绪。”

钟文清目光坚定:“我要去问问朱桂花,她为什么要换了我的儿子,为什么要虐待我的儿子!”

林暮心想你这么冷静讲道理,朱桂花可不会跟你讲道理,你就应该去了先打朱桂花一顿,打得越凶狠,回头你对家里那个儿子越恨。

一番折腾,钟文清决定跟林暮他们一起去河湾村,她要找朱桂花算账。

林暮看着煽风点火的林暮,知道他肯定也阻拦不了,索性不说话地默认。

钟文清又拉着林暮坐下,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的眉眼,看看哭哭,想起了牺牲地傅峦城,也想这个儿子在外面受的苦。

宋修言见这个场面是没法出去吃饭,去医院看了三叔公和小柱,又去买了一些包子回来,让几人吃点。

钟文清哪里能吃下,紧紧握着林暮的手,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你受苦了,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就没有早一点发现呢。都是我的错,我怎么什么都做不好。峦城没了,还让你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傅北倾也是难过的吃不下,心疼眼前这个陌生的亲哥哥,却也舍不得家里的大哥,那么多年的感情,也不是作假。

唯一胃口好的就是林暮,她早上就没吃饭,刚才哭一场也消耗了不少精气神,所以坐在一旁边默默吃着包子,边打量着钟文清和傅北倾。

就怕她们从这个激动的情绪平复后,会舍不得养大的孩子。

毕竟养个小猫小狗都有感情,更不要说是从小奶大的孩子,将近三十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一直到下午,钟文清情绪才冷静下来,林暮让傅北倾带她去房间休息一下,缓一缓,明天早上去河湾村。

傅北倾听话的扶着钟文清回房间,弄了个温热的湿毛巾过来,给钟文清仔细地擦着脸:“妈,那真是我哥吗?”

钟文清嗓子已经哑了,点着头:“肯定错不了。”

傅北倾有些犹豫:“那……如果那是我哥,我大哥怎么办?我们真就不要他了吗?你还记得你生病的时候,大哥背着你去看医生,我和朝阳小时候,也是大哥和二哥照顾的。”

钟文清愣了一下,想想傅陆明曾经做过的事,确实是个好孩子,还总是那么懂事谦让,虽然资质平庸,在工作上平平无奇,却够细心贴心也很会察言观色。

可是想到林暮说过的那些话,胸脯起伏带着怒意:“他已经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过他自己的生活就好。”

傅北倾还是有些不舍:“那会回去跟爷爷说,跟所有亲戚说清楚这件事吗?”

钟文清点头:“肯定要,我们好不容易找见你哥,为什么不说清楚,你二哥已经没了,这是老天爷可怜我们,让我们遇见了你大哥,至于傅陆明,也要跟亲戚说清楚,以后他好坏和我们傅家没有关系。”

就相当于断绝了关系。

别看钟文清脑子时常不清楚,却能看透很多事情,如果她想让林暮回家,就必须把回家的路给他铺得平顺,没有一点顾虑。

真还要留傅陆明在家,那不是恶心林暮吗?

且不说林暮恶不恶心,她自己看了就会很生气,看见傅陆明就能想起朱桂花做的那些事情。

傅北倾红了眼:“可是我觉得对大哥也不公平,他刚出生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换来到咱们家,要是突然告诉所有人,他以后和我们没有关系,他肯定很难受的。”

钟文清梗着脖子坚持:“我不管,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再寒心,我已经没了一个,这是我最后一个了,你去打电话,快去!”

傅北倾无奈,只能起身出去打电话给父亲,却不想在走廊里遇见了林暮。

移动端网站原文地址:https://m.t7t8.net/lizhiwenzhang/385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