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t7t8网 >  范文大全 >  台词 >山东快板台词(山东快板台词摔跤)

山东快板台词(山东快板台词摔跤)

更新时间:2022-06-19 23:28:00 点击: 来源:yutu

快板是我国传统的民间艺术形式之一,山东快板更是其中的代表,下面就是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山东快板台词的相关文章,希望可以帮到您,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可以分享给更多小伙伴哦!

山东快板台词 篇1

打竹板,走向前。

小朋友们笑开颜。

上台不把别的表。

只夸咱的家乡好。

济南的泉水清又甜。

菏泽的牡丹十里香。

泰山的美名传四方。

青岛的啤酒真叫爽。

高速公路宽又广。

蓝蓝的大海捕鱼忙。

欢迎你到山东来。

美酒香茶任你尝。

山东快板台词 篇2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

回家去时大闹了东岳庙,李家的五个恶霸被他伤。

在家打死李家五虎那恶霸,

好汉武松难打官司奔了外乡。

在外流浪一年整,一心想回家去探望。

手里拿着一条哨棒,包袱背到肩膀上。

顺着大道往前走,眼前来到一村庄。

嚯,村头上有一个小酒馆,风刮酒幌乱晃荡。

这边写着三家醉,那边写着拆坛香。

这边看立着个大牌子,

上写着:“三碗不过冈”!

“啊?!什么叫“三碗不过冈”

噢,小小的酒家说话狂。

我武松生来爱喝酒,

我到里边把这好酒尝。”

好汉武松往里走,

照着里边一打量:

有张桌子窗前放,

两把椅子列两旁。

照着那边留神看,

一拉溜的净酒缸。

这武松,把包袱放到桌子上,

又把哨棒立靠墙:

“酒家,拿酒来。酒家,拿酒来。酒家,拿酒来。”

连喊三声没人来搭腔。

这个时候买卖少哇,

掌柜的就在后边忙。

有一个小伙计还不在,

肚子疼拉稀上了茅房啦。

这武松连喊三声没人来搭话,

把桌子一拍开了腔:

“酒家!拿酒来”

呦,大喊一声不要紧,

我的娘!直震得房子乱晃荡!

哗哗啦啦直掉土,

只震得那酒缸,嗡隆!嗡隆的震耳旁。

酒家出来留神看:

什么动静?

啊!好家伙,这个大个昨长这么长!

他看武松身子高大一丈二,

膀子扎开有力量,

脑袋瓜子赛柳斗,

俩眼一瞪象铃档。

胳膊好象房上檩,

皮槌一攥象铁夯,

巴掌一伸簸箕大,

手指头拨拨楞楞棒槌长!

“哟,好汉爷,吃什么酒?要什么菜?

吩咐下来我办快当!”

“有什么酒?有什么菜?

一一从头对我讲”

“要喝酒,有壮元红,葡萄露,

还有一种是烧黄,

还有一种出门倒,

还有一种透瓶香;

要吃莱,有牛肉,

咱的'牛肉味道强;

要吃干的有大饼,

要喝稀的有面汤……”

“切五斤牛肉,多拿好酒,酒越多越好”

“是”

这酒家牛肉切了五斤整,两碗好酒忙摆上,

这武松,端起一碗喝了个净,

“嗯,好酒”

端起那碗喝了个光:

“嗯,好酒!酒家,拿酒来!”

“好汉爷,吃饭吧,要喝稀的有面汤。”

“拿酒来。”

“酒不能再喝啦。我们门口有牌子,

写得明白,三碗不过岗”

“什么意思?”

“哎,哦,前边有个景阳冈。

再大的酒量,喝完三碗酒,就醉到景阳冈下啦。

这就叫‘三碗不过冈’!”

“酒量有大有小,我是能饮,你就多拿好洒!”

“哎,是啊。你是酒越多越好。再给你拿两碗来。

要平常人喝得一碗半碗得。

我还没有见过喝完过一碗半的嘞。

你一家伙干喽两碗,那还少啊?”

“拿酒来。”

“酒无论如何不能再喝啦!”

“啊!不欠你的钱,不赊你的帐,

你不拿好酒为哪桩?

你要拿酒两拉倒,

不拿酒,揍你两巴掌!”

“啊!两巴掌?

他别说揍我两巴掌,一巴掌见了五姥娘。”

这酒家又摆两碗酒,

这武松两气又喝溜溜光:

“拿酒来!”

“还喝呀?”

酒家又摆两碗酒,

这武松两气又喝溜溜光!

“拿酒来!”·

“你怎么还喝?你受得了吗?”

一连气喝了十八碗,

没留神,把五斤牛肉吃了个光。

那还不光啊?喝口酒吃口菜,喝口酒吃口菜,

十八碗酒喝完啦,五斤牛肉吃净了,

又吃了两块大饼,喝了一碗面汤。

“酒家,”

“哎,好汉爷。”

“几碗不过冈?”

“哎,呵,三,三,三碗不过冈。”

“我喝了多少?”

“你喝了前两碗,后两碗,左两碗,右两碗,

归拢包堆,一共总共十八碗。”

“上身不摇?”

“你是能饮。”

“下身不晃?”

“哎,你是海量!”

“‘三碗不过冈’的牌子怎么样?”

“这不拿下来了,再也不敢挂了”

“诶,牌子照挂。我是能饮。算帐!”

“算好了,不多不少,三钱银子。”

武松付完了酒帐,把包袱系好,肩架上一背,哨捧一拿:

“酒家!再会!”

武松迈步刚要走,

酒家过来拽衣裳:

“好汉爷,”

“啊?”

“哪里去?”

“今天要过景阳冈。”

十八碗酒还能不能醉到景阳冈上。

“好汉爷,景阳冈上走不得啦。”

武松闻听闷得慌:

“为什么景阳冈上不能走?”

“好汉爷爷听我讲:

景阳冈,出猛虎,

老虎它是兽中王,

行人路过它吃掉,

剩下的骨头扔道旁。

自从出了这只虎,

只吃得三个五个不敢走;

只吃得十个八个带刀枪;

只吃得寨外就往寨里跑;

小庄无奈奔大庄;

阳谷县县大老爷差人去打虎,

好多人都被老虎伤。

现在四乡贴告示啦,

巳、午、未三个时辰许过冈;

巳、午、未三个时辰只得才能把冈过,

十个人,算一队,个个要带刀和枪;

单人要把冈来过,

到那里准被老虎伤。

现在末时已经过啦,

依我劝,你就住到俺店房!”

“住到你这里就不怕虎了吗?”

“好汉爷爷听我讲:

俺镇上,有二十个年轻的小伙子,

白天睡到落太阳,

天一黑围着个镇店转,

个个都带刀和枪,

听见外边有动静,

锣鼓喧天就嚷嚷!

老虎不敢进咱镇,

它就不能把人伤。

“噢,你看着我这个酒量大,

你看着我的饭量强;

叫我住到你这里,

因为多嫌我的好银两。”

“你这叫什么话呢?

俺好言好语对你讲,

你怎么恶言冷语把俺伤?

你愿意走,你就走呗!

我管你喂虎你喂狼啊!”

“呵呵,酒家,我有本领!我有哨棒!

我遇见猛虎跟它干一场!

我要是能把虎除掉,

给这方百姓除灾殃。”

“哎,那更好啦。”

“再会!”

“哎,咋着,你真走哇?”

“什么话?”

这武松一鼓劲走了三里地,

觉摸着身上热得慌!

“敞开怀再走。”

武松这边留神看,

有棵大树在路旁。

树皮刮了一大块,

字字行行写树上。

武松近前念了一遍:

“咳,跟酒家说的一个样。

这是开饭馆开店的发的坏,

吓唬走路的好客商,

胆小的一见害了伯,

回去住在他镇上。

哎!什么虎!什么狼!

哪怕虎狼在山冈!

这武松晃里晃荡往前走,

前行到了景阳冈:

嚯!好大的森林哪!

这边看,有座山神庙,

庙门上贴着告示一大张。

告示?阳谷县有告示?

武松近前念了一遍:

“啊!真有猛虎在山冈!

真有虎!

诶,我要是不把虎除掉,

老虎总会把人伤!

一咬钢牙往上上,

我倒看老虎怎样强。”

这武松又走半里地,

一个条子大石在路旁:

哎,天气还早,歇歇再走。

这武松包袱放在石条上,

又把哨捧立在小树上。

武松躺下刚歇息,可了不得啦。

山背后,“眸”,蹿出了猛虎兽中王

这只虎,“眸”的一声不要紧,

只震得树梢树枝乱晃荡!

惊起了武松,顺着声音看:

“什么动静?”

好家伙!这只猛虎真不瓤:

这只虎,高着直过六尺半;

长着八尺还硬棒;’·

前蹿八尺惊人胆;

后坐一丈令人忙;

身上的花纹一道挨一道,

一道挨着一道黄;

血盆口一张簸箕大;

俩眼一瞪象茶缸;

脑门子上有个字,

三横一竖就念王。

武松一看真有虎,

一身冷汗湿衣裳。

“咝"十八碗酒顺着汗毛眼儿都出来了。

武松一看老虎出来了,

暗叫自己你可别忙!

你怕有什么有用呀……

咿,我倒看老虎怎样强。

老虎一看见武松呢,

咦,本心眼里喜得慌:

老虎想,这个家伙个不小,

两顿我还吃不光哩。’

那我够啦,

我两顿还吃不了嘞!

它两顿吃不了,这人受得了啊?

老虎一见心欢喜,

“闷儿”的一声,直奔好汉武二郎!

这武松喊了一声:“好厉害!”

急忙闪身躲一旁。

好汉武松躲过去,

老虎扑到地当央。

老虎一扑没有扑着人儿,

老虎心里暗思量:

咳咳!这人哪?

我每天吃,没有费过这么大劲啊,

今天为的哪一桩?

是啊,每天那人看见老虎就吓酥啦,

把脸一捂叫了娘啦。

老虎过去吃得更得劲哪,掐着脖子,呜啊呜啊吃得香。

老虎还只当平常人儿哪!

哪知道来了个武二郎。

好汉武松躲过去,

就看老虎的腰,“呜”的一声往上扬。

啪的一声打过来,

武松急忙躲一旁。

嘎巴,这只虎胯拉没有打着武老二,

这个老虎腰一塌,“闷儿”的一声,

把尾巴一拧象杆枪,

兜着地皮往上扫,

又奔好汉武二郎!

武松往上猛一蹿,

蹿出去八尺还不瓢。

这只虎一扑没有扑着武老二,

胯鞑没把武松伤,

尾巴也没扫着武松他,

老虎心里着了忙啦。

老虎一想,啊,坏啦,要费事啊,要麻烦啊。

武松虽说不害怕,

心里也是有点慌!

抄起了哨捧他就打,

忘记了个子高来胳膊长,

就听咔嚓一声响,

哨捧担到树杈上,

嘎扎一声担断了,

手里还剩尺把长,

武松气得猛一扔:

哟,不叫你慌,你偏慌!

不叫慌,由不得自己了。

这只虎三下没有捉住武老二,

只听得嘎扎一声响耳旁。

老虎一想,怎么的?要揍我呀!

我吃不了他,他揍了我,我多不上算哪。

老虎往前猛一蹦,

大转身又奔好汉武二郎。

武松一看,这回来得更是猛,

心想再躲恐怕被它伤。

这武松急中生智往后退,

噔噔噔噔噔噔!退出了十步还不瓤!

武松退去十几步,

老虎扑到地当央。

离武松还有尺把远,

武松一见喜得慌。

巴不得前忙摁住,

两只手掐住虎脖腔,

两膀用上千斤力:

“哎!”把老虎摁到地当央。

老虎一扑没有扑着人儿,

觉得上边压得慌:

哎!怎么还往下压呀?这这这,这多别扭啊,这。

老虎没有吃过这个亏啊,老虎不干啦。

老虎前爪一摁地。

老虎说:我不干啦。

武松说:你不干可不行啊。

老虎说:我得起来呀!

武松说:你再将就一会儿吧!

老虎说:我不好受哇!

武松说:你好受我就完啦!

老虎往上起了三起;武松摁了三摁。

他们俩个劲头也不知有多大,

这只虎前爪入地半尺还不瓤。

武松想:它往上起,我往下摁,

时间大了我没劲啦,我还得喂老虎啊。

武松想到这,左膀猛得一使劲,

腾出了右膀用力量,

照着老虎脊梁上,

恶狠狠地皮锤夯:

“啊——嘿!”

老虎也动不了啦,

直挣歪,

只觉着后脊梁骨酸不溜的一阵儿,

老虎可没尝过这个滋味啊。

老虎可更不干啦。

闷儿闷儿的直叫。

就听得那个声音真难听啊,好不糁人。

武松把拳头攥得紧紧得,

“啊——嘿!”

“闷”

“啊——嘿!”

“闷”

“啊——嘿!”

“闷”

打完了三下又摁住,

抬起脚,奔奔奔儿,直踢老虎的面门上。

拳打脚踢这一阵,

这只虎鼻子眼里淌血浆。

武松打死一只虎,

留下美名天下扬!!!

山东快板台词 篇3

当里个当 当里个当

闲言碎语不多讲

但表表如今山东农村的好景象

自从和谐大发展

俺山东农村可出现了好风光

你看那满山飘着苹果香

你看那满墙挂着玉米棒

你看那拖拉机隆隆响不停

你看那排排整齐的大瓦房

别看俺山东农村过去穷

现如今可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要不信快到俺山东农村跑一趟

特大苹果任品尝

果酒山菜准叫你醉得慌。

山东快板台词 篇4

眼睛怕瞎耳怕聋,

鼻子就怕气不通。

贪官污吏怕举报。

老百姓们最怕穷,

背井离乡去打工。

辛辛苦苦来挣钱,

黑心工头把人坑。

讨债要钱无门路,

爬桥上楼把理评。

这事本来已违法,

聚众闹事堵交通。

刑事拘留半个月,

严刑逼供要小命。

如今衙门朝钱开,

有理无钱亮红灯。

富二代哦真威猛,

爹是好汉儿英雄。

城市闹区飚车爽,

百码时速毙非命。

钱能使磨推鬼,

一百多万把事平。

痛哭流涕自悔过,

交通肇事三年刑。

后有一个替死鬼,

酒后驾车任胡行。

要钱没有凭你判,

一审宣告判死刑。

贫二代啊难活命,

小打小闹做营生。

各种税收猛于虎,

城管更比虎凶猛。

编到此处算一段,

俺怕腾讯不刊登。

恳求上苍睁开眼,

千万不要拉黑屏。

山东快板台词 篇5

大实话

正月里,过罢了年,

大年初一头一天。

过完了初一到了初二,

过罢了初二到了初三。

正月十五半个月,

春到寒食六十天。

到了二月天就长,

要吃细米簸净了糠。

五谷杂粮豆子大,

秆草没有秫秸长。

太阳一出照西墙,

西墙西边有阴凉。

天到中午十二点,

到了晚上一准落太阳。

封建时代有皇上,

有皇上的年头有娘娘。

爹的个爹,叫爷爷,

娘的个娘,叫老娘。

买一头小驴四条腿儿,

它的尾巴长在了后腚上。

三月里,三月三,

下大雨,准阴天。

瓦房没有楼好看,

吃锅饼不如馒头暄。

四月里,四月八,

走进了自己的大门就到家。

爷俩排辈儿他爹大,

他嫂嫂是个娘们家。

山东快板台词 篇6

浪里格朗,浪里格朗,闲言碎语不要讲,先表表咱好汉晋文郎。

浪里格朗,浪里格朗,话说晋文郎,是这天回家乡。浪里格朗,荣归故里是好事,回乡先拜众亲堂。浪里格朗!

进门一看皆亲人,先拜有恩的二舅郎。此二舅郎的妹妹就是进文的好亲娘!浪里格朗!

----“嗯”,你就是李玉么先生么!

“咣”!晋文郎脸上扎扎实实的挨了一耳光!打耳光的正是晋文的二舅郎!他二舅郎气的起了高腔:“打你这个六亲不认的白眼狼!见了亲人你不叫还胡拿腔!”“硕士就了不起了?别忘了,这是生你养你的好地方,你娘和我是一个娘!

(嗨嗨,这话还真拗口呀!)

浪里格朗!

(嗨嗨,各位听众和观众,要是我是他二舅,不光要扇糊他的嘴,还要打断他狗腿!浪里格朗!)

“咣”!咋了?怎么又”咣”!难道是晋文又挨一耳光?浪里格朗,原来是,晋文郎恼羞成怒摔得杯子响!

(嗨嗨,各位听众和观众,要是我是晋文郎,绝不摔得杯子响,而是在心里骂他娘!当然了,他娘就是晋文郎的亲姥娘!浪里格朗!)

“唔”---晋文郎说话有点像在哭:“你的儿为啥扒了俺娘的儿的娘的屋!”

(嗨嗨,这拗口的又来了!)

“我呸”,这二舅郎气的有点发狂:“是你娘的儿的娘叫俺儿扒了你娘的屋!嫩娘是俺儿他亲姑!”

浪里格朗!这爷俩不像是爷俩,倒像是一对大冤家!

这二舅的腔是越来越强:“亲侄和亲姑,没签那黄皮书,才弄的俺儿现在直想哭!”(嗨嗨,第一次听说有黄皮书!)。倒是白眼狼的你现在赚的是出名又等着享清福!“

一看场面有点乱,晋文心里直发颤,脸上直接无颜面!浪里格朗!不怕大伙看笑话,就怕身后他带来的大央台的两个摄影汉!此事要是被播出,还不如找个地缝往里钻!气的晋文郎心里直叫唤!

浪里格朗!这事咋办?

“当当当”,这又是啥动静!哈哈,是晋文郎和二舅郎分别在报案!

---“嗯,是110么,我在这里挨打了,快来抓住嫌疑犯!”

---“嗯,是110么,我的东西被摔了,快来处理这坏蛋!”

浪里格朗!晋文郎本想回家找脸面,却不想,脸掉到地上无法捡!更不想,没进到厅堂,却先入警房!浪里格朗!

浪里格朗!浪里格朗!要知后事将如何,且听我下回跟你说!

转载请备注原文地址:https://www.t7t8.net/fanwen/taici/172518.html
移动端网站原文地址:https://m.t7t8.net/fanwen/taici/172518.html